琉璃界的翘楚 —记夏氏琉璃创始人夏军

  • 作者:沈栖
  • 时间:2013-3-26 15:23:41
  • 栏目:新闻资讯



在上海乃至全国艺术礼品行业,夏氏琉璃及其创始人夏军的口碑甚佳。夏氏琉璃独树一帜,广受公众青睐,而夏军年轻有为,富有创新,每每创制新颖、高端、前卫的琉璃杰作,令世人刮目相看,堪称“琉璃界的翘楚”。

 

“我与琉璃有缘”

虽说夏军年届“不惑”,但他在创业路上却艰辛地走过了整整20年。其创业的轨迹便是:深圳—北京—上海。

夏军的父辈早已涉足传统工艺品生产。1991年,年仅十九岁的夏军,揣着“趁年轻应该自己出门闯一闯”的自信和好奇,踏上南下的列车,来到了我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深圳,想通过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但是,没多久,初来乍到的夏军就感到自己在这座年轻的城市有点“水土不服”:“整个城市缺少一种文化氛围,显得很浮躁。在一个浮躁的城市中打拼,人往往会迷失自我,找不到前进方向。”

于是乎,夏军在对文化热望的驱使下,决定北上,到中国的文化之都北京去发展。当时为生存计,夏军先是做建筑、安全器材之类的生意,偶尔也接触到一些水晶砂、树脂类别的产品。有一天,他意外走进了一家琉璃工房专卖店,被那些美轮美奂的琉璃产品所震撼:太美呵!此时的夏军内心顿生一种冲动,而这种冲动在前些年也曾有过。20岁那年,夏军游览“玻璃之都”威尼斯,那是他第一次亲临光怪陆离的玻璃艺术世界,有着千年历史的威尼斯吹制玻璃艺术让夏军欣喜若狂。如今,威尼斯的玻璃艺术精品和北京琉璃艺术精品似乎重叠在一起,使这位有志于文化艺术创作的年轻人萌生了一个信念:把家族传统工艺品生产线彻底改造,打造属于自己的琉璃艺术。

“我与琉璃有缘”。从那年起,夏军回到父辈立业的上海,四处奔波,在创业路上迈开了坚实的第一步。实现自己的艺术之梦,谈何容易!筹划,组建,招募,设计,配料,试制,期间几多迷惑,几多挫折,几多失败,一路坎坷,辛酸自知。夏军甚至有一度站立在事业的“十字路口”。

200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夏军结识了刚从英国留学归来的玻璃艺术家小蔚。经这位高手的点津,处于“山重水复疑无路”困境的夏军似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悟性,茅塞顿开。在小蔚的携扶下,夏军真正认识了琉璃,也真正跨入了琉璃的艺术堂奥,使得夏氏琉璃逐步走出了一条独特的艺术之路。

 

“做琉璃先得做文化”

史载:琉璃被誉为我国五大名器之首、佛教七宝之一,其工艺可追溯到西周时期。唐代诗人韦应物《咏琉璃》(五绝)云:“有色同寒冰,无物隔纤尘。象筵看不见,堪将对玉人。”它在准确传神地描绘出琉璃璀璨夺目的光彩的同时,也为琉璃的文化涂上了浓重的一笔。也许是夏军深受这首诗的感染和影响,他常把“做琉璃先得做文化”作为一句口头禅,并力践之。

在夏军看来,琉璃不论是创意、设计,还是烧制,乃至最后投放市场,每一个环节都与文化密不可分。业内常有人认为琉璃的魅力仅仅在于它的晶莹剔透的玻璃体,以及它所具有的玉石金属不具备的色彩,因此往往小觑或忽视琉璃的艺术语言,市场上传统的做法多为活脱脱制模翻制,少有创意。夏军在实践中另辟蹊径,以文化为归旨,铸造出富有艺术语言的夏氏琉璃。夏氏琉璃所采用的原料氧化铅含量在24%,确切地说,它们就是人造水晶。而人造水晶必须在摄氏1400°高温下才能流淌出完美的线条和色泽。这让夏军联想起中国水墨画的笔意情趣,同时也体悟到了琉璃这种材料属性之外的另一种气质。经过与专业人员反复的原料配置、色彩调整、温度控操,具有写意特色的夏氏琉璃如《如花似锦》、《轻舞飞扬》、《晨》、《祥瑞》问世,使行业内平添了一批充满文化内涵、艺术数码的琉璃精品。

从文化入手,将琉璃的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实现琉璃作品艺术性、观赏性以及市场价值的高度统一,这是夏氏琉璃在激烈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用夏军的话说:“艺术化是引导市场的前提,而商品化则是支撑企业的根本。”定位于高端商务、外事礼品的夏氏琉璃传递着人们内心深处的思想感情,折射出别样的艺术境界。虽说雅俗共赏很难实现,但夏军执著追求的是:根据不同社会人群的认知欣赏水平,将文化含量多层级地流贯于不同层次的琉璃产品设计之中,使得夏氏琉璃既受“阳春白雪”的瞩目,诸如作为国家领导人向访问国首脑赠送的礼品,又有“下里巴人”的垂注,走进了寻常百家。2003年,上海市政府将《东海大桥》(桥基基岩岩心与琉璃组合)赠送给国家主席江泽民时,江泽民连连称颂:“原味设计,大美无言”。这委实是对夏氏琉璃艺术品最高的嘉许。

夏军始终站在设计的第一线,他和他的团队每设计一尊琉璃精品,都是那般的光彩照人,这源于他对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润以及从无尽的自然风光中吸收养料。夏军平时的爱好就是博览群书和旅游摄影,他还是一位摄影家协会会员哩。

 

“真正的品牌是社会品牌”

客观地说,我国的琉璃市场起步较晚,上世纪90年代,中国台湾人士首先将琉璃制品打入大陆市场,其后,国内不少艺术家竞相出幌;进入新世纪,全国竟有100多家琉璃工艺品厂家悄然而生,夏氏琉璃便是这一艺苑中的一朵奇葩。

由于琉璃礼品行业渠道的特殊性,进驻商场的琉璃礼品企业少之又少,而商场高额的扣点也常使得大多企业望而却步。可是,夏氏琉璃却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高级商场开设了10余家专卖店。夏军说:“真正的品牌不是某个行业的品牌,而是社会的品牌。品牌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需要行业、市场、消费者的普遍认可。商场对品牌有着天生的烘托作用,只有做市场的企业才有机会成为真正的品牌。”这位远见卓识的民营企业家正是看到了品牌力量以及商场的作用,夏氏琉璃才一直坚持礼品渠道与商场终端两条腿走路的商业化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学过MBA的夏军懂得:“谁掌握了不能复制的模式,谁就已经有一条腿跨进了成功的大门”。在多年的品牌推广实践中,他走出了一条他人难以复制的品牌推广之路——媒体借势。据了解,上海举办的“亚洲音乐节”、“新娱乐慈善群星会”、三届“达人秀”等诸多大型活动的奖品、奖杯都是出自夏氏琉璃。这令业内歆慕不已,恰如有识人士所言:“积极参与这些颇有影响力的社会大型活动,助推着夏氏琉璃品牌的社会地位的不断提升。”通过媒体的借势——报刊的文字介绍、电视的形象直播、网络的快速流传,使夏氏琉璃品牌的成功有效运作如虎添翼。

十年商海沉浮,“夏氏”扬帆破浪。夏军以卓尔不群的实绩赢得同行的叹服,也博得了社会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社会希冀着夏氏琉璃有更多的精品面世,人们也完全有理由期待:这位年富力强的夏氏琉璃创始人明天走出一片更为开阔、更为灿烂的天地!